在线客服
 联系方式
郭老师:15757125835
王老师:13738039330
项老师:13819143189
邮箱:13819143189@139.com
联系方式

网络孔子学院浙江报名中心


报名电话:0571-88486831;

      15757125835郭老师            

      13738039330王老师

电子邮件:15757125835@139.com

负责老师:项老师

报名地址:浙江省杭州市西湖区西溪天堂喜来登一楼

对外汉语教师课程和考试

人人都会说中文?加拿大汉语热不完全调查

今年10月,脸书(Facebook)创始人、CEO扎克伯格在清华经管学院发表了22分钟的中文演讲,轰动了全球。


作为母语非汉语的外国人,扎克伯格的中文说得并不算流利,而外国人会说中文也早已算不上新鲜事,但有了脸书CEO、净资产410亿美元等光环后,扎克伯格会说中文的消息还是立刻传遍了世界。


中文到底有多热?

不说扎克伯格,温哥华人从日常生活中就能感受到汉语的热度,去中餐馆吃饭能听到隔壁桌的客人用中文对服务员说谢谢;在中国春节期间,加拿大政商名流都要应景地在各种拜年场合秀几句普通话,比如“新年快乐”、“万事如意”;去百货商场逛街,销售人员只要看到亚洲面孔,便你好你好地吆喝;去温哥华市中心的高档西餐厅吃饭,侍酒师也开始用中文推销酒水表示“一万块的还有很多!” 这让不少华人感到纳闷:怎么人人都会讲汉语了?


如果说以前听到外国人说 “你好”、“谢谢”,华人还会觉得有些欣喜的话,现在即便遇到汉语说得和大山一样的也不足为奇了。加拿大相声演员大山,原名马克·亨利·罗斯韦尔(Mark Henry Rowswell)在80年代作为少有的会讲汉语的外国人参演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的小品,随后一炮而红。


最近温哥华市民老张在美国过海关时就遇到汉语说得和大山一样的海关官员,海关官员看到老张,张口就说“你好,你从哪里来?”老张心想签证官好热情还和他用中文打招呼,谁知签证官竟然全程使用中文给他办理了手续。


这些无处不在的事例和外国人越来越高的汉语水平都让市民感受到中文的热度正在持续升高。据加拿大中文教学学会会长、英属哥伦比亚大学(UBC)教授陈山木表示,卑诗省的汉语周末学校有近2万多学生,在全世界排名第一。UBC的中文系学生约为3200人,在北美大学中也是规模最大的。如果从人口基数比例来看,在世界主要的西方工业化国家中,加拿大在中国学习中文的人数是最多的。


汉语热并不只存在于加拿大,放眼全球,新西兰中小学的中文教育就在最近几年呈现逆势增长态势。根据新西兰政府发布的统计数据,在2010年到2014年这5年间,新西兰学校的5大外语学习,只有汉语呈现快速增长趋势,其他最受欢迎的4门外语,法语、西班牙语、日语、德语都呈下降趋势。


美国总统奥巴马也在9月宣布新倡议,未来5年要让100万名美国学生学中文,奥巴马的这项承诺将使学中文的美国学生增加4倍,从目前的20万人增至百万。而早在2009年,奥巴马就曾宣布在2010到2014年间,希望有10万美国人在中国大陆就读。


政商人士关注汉语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加拿大的政商人士、奥林匹克运动员等公众人物纷纷关注起汉语。从卑诗省的政商人士几乎人人都有中文名就可以略知一二。


张森权教授从2005年开始在渥太华大学(University of Ottawa)筹备创办亚洲研究学部,目前主要负责渥太华大学文化语言中心的事务,她对《加西周末》表示,自2012年到2014年,她和她的学生在语言中心为加拿大国会议员开办了一个中文课程,还为这些政要专门编写了《国会议员中文》(Parliamentarian Chinese)一书。“这些加拿大国会议员想要学习中国的语言,想要更多地了解中国,这样他们就可以更了解新来到加拿大的中国人。”


国会议员所上的中文课程与一般的课程不太一样,议员们因为经常受到华人社区的邀请,学习的都是一些实用型的汉语。例如为了参加中国新年、中秋节等活动所要发表的致辞,国会议员还会学习如何用中文演讲早期华工对加拿大的贡献、中国节日的由来和在不同的节日要用到的表达方法等等。


除了国会议员,渥太华大学文化语言中心还能看到不少奥林匹克运动员的身影。早在2008年中国北京举办奥林匹克运动会的时候,不少加拿大国家运动员就在出发前,参加了语言中心的中文学习,课程非常受欢迎。


从首都渥太华看回身边,卑诗省的政客对于中文的热情丝毫不输其他地区。卑诗省省长简蕙芝、温哥华市市长罗品信、列治文市市长马保定不但采用中文名,他们还很关注名字的含义,甚至纷纷找专人翻译。


今年9月在温哥华凯悦酒店举办的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66周年的酒会上,罗品信用中文表达了对中国建国66周年的祝贺和对现场来宾的问候。他还风趣地表示:“我的爱人(曲婉婷)在教我中文。” 从各个事例中可发现,政客学汉语一方面是为了拉近和华人社区之间的距离,另一方面也是顺应世界潮流开始重视中文。


而对于在加拿大,特别是在华人众多的温哥华的从商人士来说,学中文更是被提上日程。


在大温地区从事地产经纪近30年的Ted Hedrick对《加西周末》表示,20年前从事地产业要比现在简单的多,自己那时基本上没有中国客户,也没有必要学习中文。而现在,他的中国客户越来越多,在过去半年自己的客户中,有超过40%是说普通话的中国人。大温地区的地产市场上说普通话的中国客户越来越多。他说:“如果本地地产经纪可以用中文交流的话,无疑会获得很大的优势。”


Eric Tse也是一名地产经纪,是出生于温哥华的华裔,他会讲广东话,目前正在兰加拉学院(Langara College)学习普通话。他对《加西周末》记者表示他曾在高中为了满足毕业要求选修过三个学期的普通话,不过当时完全体会不到学习普通话的价值,而现在他成了一名地产经纪,因为职业的需求,他决定再次拾起普通话。“我已经把以前学的都忘了,所以我要从头学起,因为会说普通话将对我的业务有很大的帮助”,Eric Tse表示。


就像Ted Hedrick和Eric Tse这类需要直接与客户打交道的营销人士,会讲中文已经慢慢从加分技能变成了必备技能。因为与中国客户的业务往来越来越频繁,从商人士学中文主要出于实用考量,学会中文后和客户交流起来将会更方便;同时有利于职业发展,毕竟很多温哥华公司在选择应聘者时会优先考虑会说中文的;再来就是为了去中国发展增加筹码。


建筑师Arno Matis也将名片换成了中英双语的。他曾任知名建筑公司Bing Thom Architects高级总监,并在华盛顿、大温等众多获奖地标建筑的设计、管理中担任要职。他在2006年创办自己的建筑公司,他观察到中国客户越来越多,有些中国客户不太会说英文,为了与客户更好地沟通,他逐渐地将英文文件替换为中英双语文件。他对《加西周末》记者表示:“中国开发商代表了新的市场参与者,同样作为创立未满10年的新公司,我们将这些新的市场参与者视为赢得市场的重要机会。”


非族裔初学者多 高水平的少

安仁良是加拿大人,他和大山师出同门,都是中国著名相声演员丁广泉的弟子。他是2007年第七届“汉语桥世界大学生中文比赛”二等奖获得者,2009年第二届“汉语桥在华留学生汉语大赛”银奖获得者,曾任CCTV科教频道特别节目“味·道”的嘉宾主持。


《加西周末》记者见到安仁良的时候,他正在为他的汉语学校“革命!汉语”(Revolution! Chinese)准备口语俱乐部(Mandarin Chat Lounge)要使用的桌游教具。


安仁良的中文令人惊艳,不但说得流利,还带着点北京口音。当记者对他会说相声、会打快板表示佩服时,安仁良俨然得到中华语言艺术的真传,谦虚地说:“我算会说,反正说过。”


他表示自己比较有想象力,所以汉字学起来很有意思。他经常“造”出汉字解释,比如他把“取”拆成耳和又,耳就代表耳朵,又就代表右手,他解释在古代士兵会把敌军的耳朵切掉,所以就有“取”的意思;再例如,一个人舌头上有水他就是“活”的;就连听到记者的名字,安仁良都能对汉字的来源信手拈来,记者表示自己的名字不带王字旁,并非美玉的意思。安仁良拿了一张纸,就开始演示“玉”是如何发展为今天的“王”的,他还解释珠、玑、琳、琅这些字严格来说都是玉字旁。在汉语游戏中,有学生拼出了“胖”这个字,他就顺带展示了甲骨文“肉”到月字旁的演变过程,可见汉语功底非常深厚。


安仁良表示他在学校里学到的中文不够实用,学的都是语法、词汇,然后就是应试,而那些真正实用的部分都是他自学的。他当时在Moores男士服装店打工,虽然当时只会说几十个汉语词汇,但只要听见有人说汉语,他就走上前。每次对话,他都能学到新的词汇或者巩固之前学过的东西,安仁良戏称这是特别“不要脸”的学习方法,他很推荐这种方法,“因为学过的东西用一次,就是你的了。”


安仁良认为华人少的城市很难出现中文说得很好的人,而温哥华、多伦多的华人比较集中,对于学习中文是非常理想的环境。“温哥华太适合学中文了,去列治文转一圈可能都看不到几个白人。甚至我都不用不要脸地跟别人讲中文,就有人主动用中文跟我问路。”


在安仁良看来,高级的汉语水平(functional)意味着在工作上能够顺利又自如地运用汉语,重要的是能够在工作上用得到,比如可以讲一个公开演示,无障碍地参与中文会议。他表示要学好中文除了要上课、实践,最好还要去中国游学、生活。“温哥华现在学习汉语不少,其中初学者比较多,真正能达到高级级别的是非常有限的。当然,有一部分加拿大人目前还在中国游学,等他们这批回到温哥华,也许较高汉语水平的人数就会增多”。


2010年中国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近日,人民币成为SDR国际储备货币,随着经济实力与国际地位的提升,汉语作为对华交流的工具,其重要性与实用性日渐凸显。卑诗省目前的中文教学规模已经位于世界前列,前往中国学习汉语的人数也越来越多,或许在不远的将来,我们真的可以在卑诗省甚至全加拿大随处可见汉语流利的外国人。


目前在国外使用和学习汉语的人数已接近1.5亿人,有大约109个国家6500所学校设有汉语培训课程。孔子学院到处兴建,学习汉语的外国人井喷式增长。


据教育部官方预测,目前全球国际汉语教师的缺口在580万以上。一个拥有国际认可的汉语教师资格的人士薪金已达到了30万-70万人民币。目前国际汉语教师这一职业在世界范围内却存在着数百万的岗位缺口,对广大的出国留学和移民人员来说,国际汉语教师这一职业既延伸了专业能力、又拓宽了就业领域,无疑是在国外勤工助学、打工兼职的的最佳选择。目前在美国、英国、澳大利亚、新西兰、加拿大等国家,对国际汉语教师的需求可谓供不应求,有很多具备了国际汉语教师资格的留学生在课余时间都是通过教授汉语来打工赚钱的,而且每节汉语课的课时费不低于50-80元美金;


——国际汉语教师已经成为出国就业、留学、移民无上光荣令人羡慕的高收入职业,并且已经成为华人在海外生存的首选第一黄金职业。



qrCode
扫描查看手机网站